找准比较优势 实现功能提升找准比较优势 实现功能提升

找准比较优势 实现功能提升
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需要对原有经济体系加以再造和重塑。这是一项基础性工程,要求深入贯彻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的新发展理念,推动创新型生产、高效性流通、公平性分配、成熟型消费之间的高度协同。  具体来看,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,增强人民币在岸、离岸金融功能以及人民币的交易、结算、创新功能,越来越成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内容。同时,要加强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产品、金融工具创新,强化资本和财富管理功能,大力发展科技金融、绿色金融等新金融。  随着世界投资贸易格局变动,有必要增加吸引外资的能力,特别是增强上海服务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的桥头堡功能;借助进口博览会的贸易大平台,加快国际会展之都建设,促进贸易发展;深度开放服务领域,扩大服务贸易、技术贸易、信息与数据贸易的规模,促进服务贸易升级。  随着世界交通格局变化,有必要扩大航空运输容量、进一步开放航权,加快航空枢纽建设;加大航运服务发展力度,提供更高质量、多样化的新服务,加快邮轮母港建设,开辟远洋邮轮航线,拓展邮轮服务经济。  随着世界产业体系功能属性的变化,有必要加大集聚全球功能性机构,增强全球价值链掌控功能;更加突出基于信息化、智能化、物联化的产业融合发展,大力促进发展“四新”经济;培育发展供应集成商、资源集成商、创新集成商等,增强新技术、新业态和新型商业模式的引领功能。  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,需要以更为开放灵活的方式和路径实现动态化、空间跳跃式、模块化、并行式、交叉式的创新。要以价值链为纽带,高度集聚创新资源,形成创新集群化与扩散化态势,促进大学校区、科技园区、公共社区、城市街区融合、空间重合与功能综合发展。  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,需要通过网络传递与扩散来进一步提升文化融汇、引领功能。不仅要有自身的文化特色,而且要在文化交流中提高自己的国际知名度,并最终成为重要的文化策源地。  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还需优化营商环境。优质的营商环境犹如一个强大的吸引场,能够承载大规模要素流动、吸引高端功能性机构落户,构成激发创新创业活力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的肥沃土壤。上海要努力打造营商环境新高地,总体目标是加快形成法治化、国际化、便利化的营商环境。  近年来,上海着力优化营商环境,开办企业的效率得到较大提升。但是,在市场开放度、办理施工许可、缴纳税款、法治保护力度等方面,依然存在短板。仅从法治的角度来看,不仅要有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、公平公正的司法服务,而且应体现在对国际规则的对接、不同法系的交融适应、涉外法律服务机构的吸纳集聚等方面。  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还需进一步擦亮城市品牌,提升城市形象的国际传播效果。目前,上海的城市形象传播效果,与纽约、伦敦、巴黎、东京等相比还有一些差距。事实上,城市品牌并不仅仅是城市营销,而且日益成为人们对城市的认同以及城市发展的机遇、优势、重点、特色等。  在此过程中,社会组织是参与城市治理、擦亮城市品牌的重要力量。要通过扩大数量、完善类型、提升参与能力、强化伦理建设等实现社会组织的增能;要挖掘基础条件和比较优势,积极运用现代技术和智能化手段,依靠职业化和专业化精神,进一步打响服务、制造、购物、文化“四大品牌”。  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还需进一步融入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,并发挥龙头带动作用。要立足于多中心结构找准比较优势,聚焦全球城市的网络节点、全球平台、门户枢纽、流量经济等核心功能,实现功能提升、空间拓展,有效疏解非核心功能。  目前,长三角区域合作已走向自觉、综合、长效的一体化发展,但也存在合作范围有限、层级不高、力度不够等问题。推进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,势必要求突破行政边界限制,消除优惠与保护性的政策竞争,在统一市场和公平环境中促进信息、人员、资本等要素的流动。  上海要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,还需积极投入和服务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发挥桥头堡的重要作用。“一带一路”的推进实施,将改变资源、要素、贸易及资本、人才、信息的流动格局,会对世界城市网络体系格局产生重大影响,并重构世界市场的价值链分工。  在“一带一路”城市网络体系中,上海应当好“一带一路”的势能高地、新兴城市的发展门户、国内国外“两个扇面”的旋转中枢、新型全球治理体系的交流平台等角色,着力培育壮大经济发展新动能,切实推动更高质量发展。  (作者为上海市经济学会会长、上海全球城市研究院院长)